主页 > 娱乐新闻 >

劣迹斑斑!起底被制裁美国“乱港11人”都什么来历-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8-18 01:29   来源:未知   阅读: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郑可 林日】从鼓动支持非法暴力示威,到对香港国安法指手画脚,美国一些政客和机构在香港问题上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炮制出各种反华剧本。8月10日,中国外交部宣布,从即日起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6名美国国会议员和5家机构的负责人实施制裁。这11人是什么来历?其中一些人早已因其突出的反华行径而为中国民众所熟悉,另外一些相对陌生,但他们的共同点是,对中国内部事务横加干涉,充当“反华先锋”,特别是在涉港问题上劣迹斑斑。

  6名议员在涉港问题上的丑行

  在被点名的6名美国议员中,卢比奥、克鲁兹、史密斯和科顿称得上“反华熟客”。

  一个月前,因新疆问题,中国外交部宣布对卢比奥、克鲁兹和史密斯实施相应制裁:从未到访过中国的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被《华盛顿邮报》评价为美国政客中“最喧闹的中国批评者之一”;克鲁兹去年10月专程赴香港,以一身黑衣对暴徒表达支持;众议员史密斯曾任“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有反华政客中的“劳模”之称,他为涉港、涉疆等议题主持过几十场听证会。去年6月,史密斯跟卢比奥分别在众参两院重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至于共和党参议员科顿,从今年2月起他就大肆宣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面对香港警方止暴制乱,他宣称“不可接受”,当美国爆发反种族歧视抗议后,他却呼吁动用现役军事力量。前不久,科顿因声称奴役数百万非洲人是美国建国“必要之恶”而遭舆论批判。

  除了上述4人,约什?霍利作为共和党反华参议员也一直深度干预中国香港事务。去年秋天,霍利与乱港分子一起,鼓噪让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辞职。他还是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发起人之一。据媒体报道,霍利曾现身香港旺角暴乱现场,然后制造“美化暴乱”的假报告返美汇报国会。在NBA“莫雷事件”中,霍利借机“碰瓷”香港问题,在推特上发表写有“乱港”标语的球衣照片,宣称是在向莫雷“致敬”。

  现年40岁的霍利是参议院最年轻的成员,但他没有将工作热情专注于美国自身的发展,其任内最主要的“政绩”是推出美国《国家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法》,认定美国公司在中国境内存储用户数据或加密密钥是非法行为。他的另一项“光辉事迹”就是攻击TikTok等社交应用程序,声称这些应用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霍利也是美国封杀TikTok的始作俑者之一,他毫无根据地指责TikTok为中国共产党搜集用户数据。

  霍利曾任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今年4月,他的继任者施密特向联邦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中国赔偿该州的经济损失,成为美国第一个以疫情为由起诉中国的州。有报道称,霍利正是施密特此举的支持者。

  霍利还是特朗普贸易战的坚定支持者。2018年9月,他颠倒黑白,声称贸易战是中国发动的,“如果我们处于战争中,我想赢得这场战争”。今年5月,他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呼吁废除世界贸易组织(WTO),理由是它不利于美国的利益,而是“促使中国崛起”。随后,他又提议美国退出WTO。

  与霍利等人一同反华乱港的,还有共和党参议员帕特?图米。图米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主要支持者,他还在今年5月提出最初版本的“香港自治法案”,该法案授权美国联邦政府部门以金融制裁等手段惩罚实施香港国安法的中国政府官员和“镇压”香港示威者的香港警察及与制裁对象有业务往来的实体。该法案已于7月由美国总统签署“生效”。

  图米在得知被中国政府制裁后,继续污蔑称中国政府要消灭香港的民主和基本自由。“我对被制裁的反应很简单:我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图米声称。

  除香港问题外,图米还在新疆问题上对中国横加指责。无端指责中国的同时,图米本人却无视自己歧视穆斯林的事实??2017年特朗普发布针对多个以穆斯林为主要人口国家的公民入境美国的禁令,图米强烈支持。此前,图米曾将这些国家描述为“恐怖分子的避风港”。在新冠肺炎疫情席卷美国后,图米发起一项立法,要求对掩盖和扭曲有关国际公共卫生危机的外国官员追责,可以说是特朗普“甩锅”中国的重要政治打手。

  在自己的网站上,图米发表多则指责中国的声明,从关税到芬太尼禁令都有涉及。

  两家组织背后,中情局的影子

  同样认为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还有所谓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该组织执行主席肯尼斯?罗斯在制裁名单上。实际上,今年1月,罗斯就因首度被禁止入境香港而“出了名”。

  “人权观察”原名为“赫尔辛基观察”,1978年成立时是为了鼓动苏联和东欧地区的民主运动,同时监督苏联是否履行了《赫尔辛基协议》。该组织在全球有200多名雇员,每年预算约为2600万美元,它被认为与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4年,两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致信“人权观察”,这封题为“关闭美国政府旋转门”的抗议信获得131名专家学者联署,他们批评该组织有众多成员是美国前官员和中情局特工,在评论各国人权状况时经常与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及利益保持一致。

  “人权观察”每年发布所谓“全球人权状况年度报告”,今年的报告中直接宣称“中国对全球人权产生威胁”,指责中国颠覆了联合国的人权标准。这份抹黑中国的报告原计划由罗斯于1月15日在香港发布,他放话称批评中国的报告应在北京发布,但中国政府不可能允许,所以选择了香港。不过,他飞抵香港后无法入境,只好灰溜溜地跑回美国。

  罗斯经常拿疫情做文章,大肆指责中国,还鼓动欧洲国家一同制裁中国。罗斯的文章中不乏歪曲中国互联网治理行动、妄称中国在全球窃取个人隐私等内容。就连“人权观察”的创始人罗伯特?伯恩斯坦都曾多次批评罗斯看问题存在偏见。

  臭名远扬的“自由之家”同样喜欢在香港问题上横插一脚。作为一家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明目张胆地收受美国政府资金。据报道,该组织的行为曾被拿到联合国讨论,古巴驻联合国代表直指“自由之家”是中情局的眼线。俄罗斯代表直接质问:“为什么一个捍卫人权的非政府组织会反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成立?”美国代表则辩护说,“自由之家”的资金不是来自中情局,而是美国国际开发署??直接坐实该组织与美国政府的联系。

  “自由之家”号称为全世界民主与自由代言,但该组织66%的预算资金来自美国政府。该组织多次公开声援乱港分子。去年初,“自由之家”以香港立法会议员“被剥夺”资格、北京干预加剧等为由给香港的自由度打上59分,是它2002年被纳入报告后的最低分。在中国庆祝建国70周年之际,“自由之家”还在脸书上发文侮辱中国,称其“标志着晦暗的时刻”。

  “自由之家”1941年创建时,是美国应对欧洲纳粹主义和希特勒的组织,后来变成干预他国内政的工具。如同介入香港问题一样,“自由之家”在东欧等地以支持民主的名义,多次输出美国政府资金和意识形态,颠覆不被美国认可的政权。可以说,“自由之家”是披着非政府组织外衣的隐形对外作战机构。

  本次上了制裁名单的“自由之家”总裁迈克尔?阿布拉莫维茨,曾做过《华盛顿邮报》记者,2017年掌管该组织后使其多了不少批评美国自身的声音,但在干涉中国内政方面丝毫没有放松。去年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访美,阿布拉莫维茨专门出席给她准备的欢迎晚宴,席间极力挑拨两岸关系。阿布拉莫维茨还污蔑中国向其他国家输出网络监控模式,控制国内外的资讯,称此举危害网络开放及全球的民主前景。对于被中国列入制裁名单,阿布拉莫维茨宣称要同香港抗议者站在一起。他还表示很高兴能“触动中国的敏感神经”。

  输出“民主”,操纵反对派

  11人中的剩余3人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总裁格什曼、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总裁米德伟和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RI)总裁特温宁。三家机构均成立于1983年的里根政府时期,其中被称为“第二中情局”的NED最有名,它打着提供民主和资金支持的旗号,从事颠覆他国政权的勾当,其总裁格什曼曾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代表。

  至于米德伟,上世纪80年代末曾在台湾《中国邮报》担任文字编辑,并学习汉语。1990年他短暂地在南京大学学习,2007年到北京大学做过访问学者。米德伟的妻子是台湾人。米德伟曾在NDI任职,后来进入五角大楼、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奥巴马时期担任过驻缅甸大使,2018年回到NDI担任总裁。

  去年香港深陷暴力示威漩涡,米德伟在区议会选举后突然窜港,公然支持暴徒,叫嚣要继续当“强大的后台”。米德伟的公开活动是做香港外国记者会午餐会的演讲嘉宾,会后他急匆匆地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汇报。英国驻港总领事贺恩德借机与米德伟密会,“乱港四人帮”成员陈方安生也与他会面。米德伟来港后的第三天,特朗普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NDI的经费主要来自NED、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国务院等。按照其官网说法,NDI在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工作,在海外设有50多个办事处,致力于在全球加强和支持民主。事实上,输出美式价值观是该组织的使命。正因为此,NDI设在埃及、俄罗斯等地的办公室因违反当地法律而被关闭。

  据悉,早在香港回归前NDI就开始部署在港活动,扶植乱港派头目。大量证据显示,2014年非法“占中”和“修例风波”的幕后黑手正是NED和NDI。有调查称,1995年以来,NDI在香港共投入超过3000万港元,操纵反对派,渗透大专院校,资助所谓“研究”和“青年”项目。NDI每4年发布一期《香港民主化承诺》报告,“评估香港的民主化前景”。

  IRI总裁特温宁的履历同样丰富:做过国务卿的政策规划助手,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待过,当过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外交政策顾问,在乔治敦大学和海军研究生院任教过……2017年9月成为IRI总裁前,特温宁是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顾问和主任,领导一个15人团队研究亚洲崛起及对西方的影响。

  IRI的经费来源与NDI一致。按照其官网信息,IRI曾在世界上超过100个国家开展项目,目前在85个国家有项目分部,30多年来,IRI一直借助世界各地志愿专家举办的讲习班来帮助“加强民主”。

  IRI在中国也有项目,始于1993年,被认为是第一家介入中国村民选举的外国NGO。近年来,IRI热衷于关注美中战略竞争、抵御中国意识形态入侵之类的话题,一再发表报告“揭露中国以经济利益为诱饵,向亚非拉等地区的脆弱民主国家渗透”,宣称中俄联手威胁美国利益等。

  检索IRI在其他国家的项目,最重要的主题是在选举前后考察别国,颐指气使地为他国民主质量打分,煽动相关国家意见领袖推动所谓改革。如去年9月底10月初,IRI和NDI组建的代表团就斯里兰卡将于11月举行的总统选举进行选前评估,代表团会见了来自斯里兰卡各党派的代表。

  此次被列入制裁名单后,特温宁继续宣扬所谓国际社会对香港普遍担忧、中共不遵守协议等论调。IRI也发了一个声明,称中国的制裁是报复他们对香港“政治自由”的支持。 【编辑:朱延静】